优发娱乐 > 连续剧 > 剧情介绍 > 正文

怒火英雄

2017-11-27 16:46:09 

怒火英雄

集 数:42集

类型:抗战/传奇/销毒

导演:毛卫宁

主演:王雷,邓家佳,霍政谚,乔乔

播出:梅州-1《黄金强档剧场》11月28

剧情简介

《怒火英雄》以“销毒”作为切入点,以风起云动、各方势力逐鹿的上海滩为背景,讲述了以袁帅为首的热血青年,粉碎日军阴谋的故事。

在上海孤岛期,日本特务石原秘密实施“以毒养战,以毒制华”向中国倾销鸦片的“毒化政策”。他巧妙利用上海滩帮会老大关秉义与袁家的世仇挑起帮会争斗,他便可顺利接管帮会为贩卖鸦片做掩护。袁家俩兄弟顿时陷入国恨和家仇、尊严和金钱之间的抉择。袁帅在地下党员薛立群的引导帮助下,认清石原阴谋诡计并决心参与抗争。但袁也却追求钱财和社会名利,成为石原贩毒帮凶,他一意孤行,还将阻碍自己的薛立群及母亲杨彩霞害死。袁帅发誓为其报仇,从此,兄弟成为被血缘纽带撕扯的宿敌。热血青年袁帅与誓死不贩毒的富家千金关爽组成代号“判官”的扫毒秘密行动组,暗中打击鸦片工厂、销售点及运输渠道,诛杀卖国投敌的大毒枭;他俩故意示弱来麻痹袁也和石原,为此他们忍受着敌人无数次的凌辱,最终配合新四军主力摧毁敌人的鸦片运输专列。

分集剧情

第1集

1937年,上海沦陷后的孤岛时期,法租界内外分别被实枪荷弹的法军和日军把守。在租界内侧,有人看到一辆装满大米的卡车从日军控制区开来,众人蜂拥响应。万国马会的马童袁帅对日本人宣扬的“中日亲善、大东亚共荣”的口号非常反感,认为自己生在中国、长在中国,绝不会对日本人感恩戴德,因此对日本人的大米不屑一顾。小结巴和邱鳅以红玫瑰理发店理发师的身份进入日本三井洋行,准备给日本人修面,却被经理看出并非通常上门服务的理发师傅。经理要求小结巴使用红玫瑰理发店的“七十三刀”修面绝学,不论多一刀,还是少一刀,都要挨枪子。好在有惊无险,小结巴通过了试探,取得了日本人的暂时信任,她趁机为等在对面大楼上的袁帅和哥哥郝同福创造条件,里应外合,将三井洋行的数袋大米偷出。

第2集

阿杰查到举报人是袁帅的弟弟袁也,于是经关秉义同意,对举报人不再做沉江处理,相应地,给袁帅指出一条既可以救袁也、也可以得到赏金的出路,那就是让袁帅从马童变成骑师,去参加赛马,并且必须拿第一。林世安按照日本人的指使,早就内定好了大奖的得主,没想到袁帅表现神勇,跑在前面。林世安安排的骑师不断袭击袁帅。尽管如此,经过一番较量,袁帅还是排除干扰,赢得第一。林世安的如意算盘落空,在关秉义的多次言语敲打下,迫不得已,终于承认自己有错,但是为时已晚,他在关秉义的心目中已成为一个不可原谅的人。

第3集

袁帅在关爽从香港回上海乘坐的船上,无意中发现货仓里关爽带回的马有异常。关爽和关秉义不知道日本人已经在加快推进蓄谋已久的”毒华计划”。日本人在跟英法撕破脸之前,只能通过租界的帮会来贩卖鸦片,首要的就是锁定关秉义作为控制的目标。二十年前在天津,石原就试图说服关秉义贩卖鸦片,关秉义没有答应。二十年后,石原不死心,准备从关爽身上寻找突破口。于是派人把毒品藏在关爽带回来的马肚子里,准备栽赃。危急时刻,袁帅挺身而出,假说往马肚子藏毒的事是他干的,没有让石原的栽赃得逞,但他自己却身陷囹圄。同时,日本人已通过外交手段,使得法方一道与其查办毒品之事。威廉探长将关爽和从香港回来的马会的人也都抓紧牢房。

第4集

袁帅在关家的运作下,无罪出狱,但他对关爽的食言很是不满,因为关爽答应要留曹平活口的。关爽这才知道,杀曹平,是父亲关秉义的主意,于是她与关秉义大吵一架。当得知有日本人暗杀袁帅时,更是要去帮助袁帅,结果被关秉义训斥。关爽说动阿杰一起去帮袁帅收拾残局,将袁帅失手杀死的两个日本人的尸体做妥善处理,避免了事态的进一步发展。这两个日本人正是受石原手下黑藤的指派,去杀袁帅,结果反倒丢了性命。在石原看来,没有从关秉义手中弄回曹平,是他的重大失败。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袁帅钻了空子,使得事态没有按照自己的计划发展。因此他一定要杀了袁帅,才能解心头之恨。

第5集

薛婉柠就要从外地回来,但袁帅竟然是从袁也口中知道这件事,并且薛婉柠给袁也发了电报。袁帅和袁也将手镯当掉,袁也向袁帅挑明,薛婉柠曾亲口说过她不喜欢袁帅,而且已经在跟袁也交往。袁也以不想让自己背叛爱情为名,不惜跟自己的哥哥抢女朋友,并且打算以后用一栋大房子补偿袁帅。袁帅训斥他,不要什么事情都靠钱来解决。日本人的”毒华计划”因为袁帅而受挫,于是他们将手伸向袁帅的弟弟袁也,试图抓住袁也需要拿钱换毕业证这一弱点。

第6集

石原抓住袁也需要拿钱换毕业证这一弱点,派人收买原来林世安的手下水耗子,让他设套诱使袁也从鸦片里萃取吗啡,以便挣到学费钱。袁也一想到换取毕业证需要钱,再说迎接薛婉柠回来,也需要金钱和地位,于是他鬼迷心窍,从最初答应只干两天提取吗啡的活儿,到最后干脆拿挣到的钱连同自己的技术入股,一步步陷了进去。结果水耗子被黑藤灭口,黑藤再将杀人罪名栽赃给袁也。袁也被巡捕房以制毒杀人为名抓紧牢房。石原料定袁帅必定会救袁也,于是派人假说是关爽派来告诉他袁也犯事的消息,并且要他去马会商量怎样救袁也。为了配合这一系列安排,石原派人从当铺赎出袁帅和袁也当掉的手镯,然后派人送给关爽,假说是关秉义送来的礼物。关爽信以为真,将手镯戴在手腕上。

第7集

薛立群来接薛婉柠回家,他不明白袁也这样一个大学毕业生为什么会遭到陷害,他单独向袁帅询问袁家是否与关秉义以及日本人有什么瓜葛。袁帅虽不清楚其中的事情,但薛立群的询问倒是提醒了他,这其中必有文章。袁帅无意中听到杨彩霞对着父亲袁宝山的照片所说的话,得知袁宝山当年是因为鸦片而死,陈年旧事有很多都是袁帅所不了解的。杨彩霞预感到是石原在二十年后的今天故伎重演,但门外的袁帅听得一头雾水。袁也在巡捕房遭到讯问,被吓得语无伦次,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杀人,但巡捕房的人对他用刑,屈打成招,袁也被逼无奈只能选择签字画押。关秉义觉得石原无缘无故不会设计陷害袁帅兄弟,吩咐杰叔调查袁帅兄弟的一切信息,他和关爽说起要追究袁帅绑架她的责任,关爽赶紧阻止,还希望关秉义保释袁也,关秉义认为袁也贩毒罪有应得,拒绝保释袁也,还吩咐杰叔缩减关爽的开支。关爽的零用钱被关秉义限制,但她又想要保释袁也,于是将自己的汽车当在自己家的店铺,从店里拿出了一大笔钱。

第8集

关秉义拿出多年前和袁宝山签下的生死状,觉得自己和袁帅兄弟必成仇敌,杰叔告诉他关爽没有回来而是偷偷去找袁帅,这让关秉义非常愤怒。袁帅带着炸弹来到巡捕房,决心要救袁也,关爽及时赶到拦下袁帅,假装酒醉骗过巡捕房的人,开车带着袁帅离开,但袁帅的炸弹却留在了巡捕房门口。石原得知关爽到巡捕房门口出现,觉得必然是袁帅来救袁也,吩咐手下仔细搜查周围。关爽和袁帅回到同福的店里,两人聊起二十年前的事,就在袁帅说到自己父亲的时候,袁母突然出现叫走袁帅。袁母用藤条抽打袁帅,不许他和关家来往,关爽在一旁听到,结合上次杰叔坚决要带走自己的情况,猜出袁母和自己父亲有不世之仇。关秉义带着大队人马来到袁家,将关爽带回家,警告袁帅离关爽远点,袁母要替袁宝山谢谢关秉义,关秉义却告诉她袁也并非自己所救,谜底第二天就会揭晓。关爽猜出袁帅兄弟的父亲袁宝山是关秉义所杀,向关秉义打听真相,关秉义却不肯告诉她。这边袁帅也向袁母询问自己的杀父仇人到底是谁,袁母答应等袁也回来再说。

第9集

薛婉柠找到袁也,心疼袁也在牢中的遭遇,袁也揽着薛婉柠向她保证给她幸福,袁帅看到后心里难过,但还是答应薛婉柠不会将他们的事告诉薛立群。薛婉柠离开后,袁也劝说袁帅和他一起寻求富贵,看着穿着洋装的袁也,袁帅感觉很陌生。关秉义查出弘善堂是日本人用来贩毒的组织,知道自己是日本人的心腹大患,他告诉关爽自己正是袁帅兄弟的杀父仇人,向关爽说明真相。袁也回家给袁父上香,囡囡为他送来猪脚面,袁也却嫌弃猪脚面寒酸将囡囡气走,袁母对袁也投身日本人的弘善堂很是生气,袁也却说出袁父是被关秉义打死的真相,这边关秉义向关爽分析当前的形势,告诉她自己和袁帅兄弟已成死仇,这让关爽很是为难。袁母告诉袁也,石原告诉他真相是心中有鬼,目的是控制袁帅兄弟对付关秉义,袁帅觉得袁母说的很有道理,反对袁也为日本人工作,但袁也却一心沉迷报仇和权势,兄弟俩大吵起来。袁母告诉袁帅兄弟袁父归根结底是因为不愿为日本人贩卖鸦片而死,希望袁也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袁也却宁愿和兄母反目也要加入弘善堂,愤怒离家。

第10集

袁帅假意找关秉义报仇试探关秉义的功夫,关秉义却故意不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,正好关爽担心两人出事冲了进来,袁帅挟持关爽刺激关秉义,受到刺激的关秉义果然拿出了真正的实力,将袁帅打的身受重伤,受伤的袁帅觉得关秉义也的功夫并不能打死自己父亲。关秉义明白了袁帅真正目的,欣赏袁帅的冲劲;关爽知道袁帅不是真的来报仇后责怪父亲下手太重,关秉义让杰叔把重伤的袁帅秘密送进医院,并对外释放假消息迷惑石原,他对外宣称袁帅来关家找关秉义报仇,两人身受重伤,关秉义被送到医院接受治疗,袁帅逃走后不知所踪。石原为了加速蝎子计划,给袁也加倍使用药剂,让袁也能更快的成为蝎子武士;这时有手下汇报袁帅找关秉义报仇的消息;石原认为自己挑拨成功,命令手下尽快找到袁帅。关爽为了解除关袁两家的恩怨找到袁母,把袁帅假意找父亲报仇实则为了亲身测试的事情告诉她,希望她能答应开棺验尸,用科学的办法证明袁父的真正死因,袁母非常气愤的赶走关爽。

第11集

石原让人找到海河帮的元老,希望他们帮助袁也复仇,但他却给他们鸦片而不是金钱,要这些元老贩卖鸦片获利。关秉义的私人医生为他做身体检查,神情慌张的拿给关秉义一些控制血压的药。海河帮的人向同福推销鸦片,同福心中烦躁将鸦片扔到水中,遭到海河帮的追杀,关爽来救同福,和海河帮的人打在一起。袁母出现镇住场面,让海河帮的人给袁也带话,希望袁也能够回头是岸。这边关秉义告诉袁帅因为下人抽鸦片拿错了药,才导致了关爽母亲的死亡,所以他才如此抵制鸦片,他告诉袁帅自己可以资助他抗日,但袁帅必须和关爽分开。袁母不忍心自己丈夫一手打造的海河帮被日本人控制,终于松口答应开棺验尸。这边袁也受到了严格的训练,石原为了加快计划,打伤海河帮的李阿斗嫁祸关爽,被仇恨蒙蔽的袁也果然中计,更加拼命训练。袁帅和袁母坐火车回天津验尸,关爽前来送别袁帅,没想到关秉义派人来让关爽回家办婚礼,这让袁帅心里不是滋味。关爽到家,家里果然一派喜气洋洋,她愤怒的质问关秉义怎么回事。关秉义却告诉她是自己和关爽母亲结婚,关爽很是感动。

第12集

袁帅母子想要找出袁父中毒真相,明白关秉义并不是杀害袁父的真正凶手,他们打算通知袁也收手,这边关爽忧心关父死亡真相,关秉义明白关爽是真的爱上了袁帅。石原知道袁帅母子去天津验尸,担心验尸报告让袁也知道,安排手下去抢夺验尸报告,关秉义的私人医生又来给他检查,关秉义全身发抖,已经离不开所谓的特效药。袁帅母子在火车上闲聊,日本特务果然来抢夺验尸报告,恰好火车进入隧道,袁帅母子趁乱跑向车门,袁母为了让袁帅带着报告逃跑,将袁帅推下火车,自己却惨遭杀害。袁也通过了蝎子武士的训练,石原让他带着海河帮的人去和关秉义对抗,这时派出去的杀手发来电报通知袁帅带着报告逃跑,石原赶紧让人封锁上海的各个进出口。袁帅给同福等人发来暗号,通知他们自己在5号码头。关秉义的婚礼是在教堂,而进入教堂是不能带枪的,石原命令袁也去教堂杀掉关秉义,还为他准备了秘密武器,这边杰叔担心袁也回来教堂闹事,派人将薛婉柠请到教堂,希望能借她制约袁也。

第13集

关爽将喇叭关掉,关秉义顿时恢复了清醒,就在他要杀袁也的时候,袁帅出现制止了他。袁帅告诉袁也袁父是死于中毒而不是外力,这一切与关秉义无关,就在石原想用枪打死袁帅的时候,薛立群通知的电台记者也赶到了教堂,石原只好放弃杀袁帅的念头。袁帅告诉袁也袁母被日本人杀害,但一心沉迷报仇的袁也却不愿相信,石原用枪打伤薛婉柠嫁祸关爽,更加激化了关袁两家的矛盾,袁也冲向关爽被关秉义打倒,而关秉义由于长期服用所谓的特效药,突然倒地不起,两人被分别送往医院。袁父虽然没有生命危险,但却成为了植物人,这让石原很是开心,他决定让袁也控制上海的地下帮会,再以上海为中心,向周边的省市输送毒品,加快以毒制华的进度。薛立群知道石原要开始毒华计划,明白会有大批鸦片运到上海,准备偷取日本人的毒华计划文件。这边石原得知袁帅在家摆灵堂祭母,派杀手狙杀袁帅。同福等人用身体挡着窗口,日本杀手找不到开枪的机会,只得放弃此次暗杀,袁帅想要找回袁也,被同福等人阻止。

第14集

石原设计挑起关秉义手下的矛盾,他选择了其中一个爱吸鸦片的堂口老大,用鸦片来腐蚀他,希望借此激化关氏商会的内部矛盾。薛婉柠担心袁也,对他一直没有回家感到失望,薛立群劝她和袁也分开,告诉她袁帅一直以来对她的默默付出,薛婉柠虽然感动,但还是不愿放弃自己对袁也的感情。袁帅将船票撕掉以示决心,请求薛立群让他加入四爷的队伍一起抗日,薛立群拿出日本人贩卖鸦片的相片,告诉袁帅袁也是被日本人扶持起来贩毒的帮主,让他帮助关爽稳住关氏商会,防止日本人的阴谋得逞。关氏商会的各堂口老大要杀掉袁帅兄弟为关秉义报仇,关爽不同意这个建议,要求各堂口老大给自己时间调查真相,这让各堂口的老大对关爽更加失望,他们提议商会重选话事人,想要借机分化关爽的权力,还用马会的下一步经营计划将关爽问住。就在关爽不知所措的时候,袁帅打电话告诉她处理方法,关爽说服各堂口老大,暂时稳住了局面。

第15集

袁帅将关爽带到同福的理发店,告诉关爽关氏商会的黄超正在贩卖鸦片,而日本人的最终阴谋就是想在上海公开贩毒,希望联合关爽一起抗日,囡囡却很是吃醋,对关爽冷嘲热讽,关爽只得离开。李阿斗告诉袁也日本人在利用海河帮贩毒,这让袁也很是生气,但石原却告诉袁也钱才是最重要的,而鸦片有最大的利润,让他利用鸦片瓦解关氏商会,还将关氏商会内部人贩卖鸦片的证据交给袁也。袁也找到关氏商会贩毒的黄超,想要以他为突破口激化关氏商会矛盾。这边关爽来到自家的赌场调查贩卖鸦片的事,袁帅也赶来帮忙。关氏商会各堂口的人来找关爽,而这些人有七成的人已经被石原收买,关爽将他们全部关在屋里不准出去,果然那些吸毒的人一个一个显露出来。黄超带头要求脱离商会贩毒,各堂口的人也陆续离开,石原设宴欢迎黄超帮助日本人贩毒,为他准备了大量鸦片作为见面礼,他让袁也卖掉鸦片扩充人数,希望袁也邀请袁帅加盟,但袁也却知道袁帅不会加入,明白当袁帅知道真相的时候就是兄弟反目之时。

第16集

袁也一方面沉迷于目前的权势,一方面又对为日本人贩毒很是抵触,陷入了深深的矛盾,但他已经被日本人用毒品控制,只能靠吗啡麻醉自己。薛婉柠在医院门口等待袁也,希望袁也能够主动回头,薛立群却告诉她袁也早就出院,没有良知的人是不会回头的,薛婉柠很是伤心。袁也吩咐李阿斗去学校找薛婉柠,但薛婉柠却并没有去学校,石原警告袁也身边不能有反日分子,派人暗中跟着袁也。薛立群要执行一项秘密任务,他担心薛婉柠的安全,将薛婉柠送到了新四军的基地,还给她留下一封信,告诉她袁也不会因为她而改变。袁也带着一群手下找到薛立群,向他询问薛婉柠的下落,薛立群却告诉他自己不同意他和薛婉柠在一起,让他不要再找薛婉柠,袁也生气,让人打伤薛立群和同福,就在同福想教训袁也的时候,石原派来保护袁也的日本杀手出现,日本杀手要杀同福,薛立群以命相护,袁也终于良心发现带人离开。袁帅向同福了解情况,意外发现保护袁也的日本杀手正是自己的杀母仇人,他想要立刻为母亲报仇,薛立群却要他以大局为重,袁帅无奈只得暂时放下内心的仇恨。

第17集

薛立群假意和袁帅闹翻,希望借此麻痹石原,石原却不相信自己所见,觉得袁帅必然影响日本的毒华计划。新四军的人抢走日本人的毒华计划,这让石原非常生气,但他发现现场留下血迹,知道新四军有人受伤,于是封锁住上海的各条要道,吩咐袁也将受伤的新四军找出来。海河帮的人在上海大肆搜捕,袁帅劝薛立群赶紧离开,薛立群却交给他一个马鞭,让他拿着马鞭和一个代号为药剂师的人接头,还给他留下一封信,希望他能成为租界扫毒的怒火判官。新四军的地下党员小何伤势太重,无奈只能去小诊所急救,果然被石原抓住。石原对他们严刑逼供,得知幕后主使正是薛立群,毒华计划也还在薛立群手上。石原担心薛立群将文件藏了起来,告诉袁也薛立群已经将薛婉柠送到了新四军的根据地,让他将薛立群引出来,还给他一把手枪防身,袁也虽然很是矛盾,但还是答应将薛立群引出。薛立群跟着袁也离开,这边袁帅打开了薛立群留给他的信,薛立群在信里告诉他不要自己报仇,等待药剂师的通知,袁帅赶紧出门去找薛立群。

第18集

石原逼问薛立群毒华计划文件副本的下落,薛立群却根本不理会他的威胁,石原一怒之下将笔扎进薛立群的手心,但薛立群还是咬紧牙关不肯招供。袁帅质问袁也为什么要抓薛立群,被袁也用花言巧语骗过,袁也还提起薛立群藏起来的东西,这让袁帅一头雾水。袁帅、同福、邱湫和囡囡对着空空的桌子为薛立群祝寿,他们决定一定要将薛立群救出来,几个人歃血为盟,发誓患难与共。石原觉得袁帅对薛立群被抓一事太过冷静,怀疑袁帅知道毒华计划副本的下落,赶忙去找袁也,袁也生气他将薛立群放在租界的监狱,担心共产党人会来劫狱,石原却说自己是故意为之,想要借机引出袁帅并杀死他,这让袁也心里很是矛盾。袁帅在监狱门口画监狱的图纸为劫狱做准备,关爽出现将图纸撕碎,两人发生争吵,但袁帅坚持要救薛立群,还给关爽送去一封辞职信。石原知道共产党人必然会来劫狱,故意安排樱花团到监狱交流,为共产党人制造劫狱机会,再在门口安排重兵埋伏,袁也告诉石原袁帅目前还不是共产党员,向石原申请去做袁帅的思想工作,石原答应。

第19集

关爽向病床上的关秉义说起自己喜欢袁帅,但袁帅要去劫狱又很危险,打算带着父亲离开香港,没想到关秉义醒了过来,关爽非常开心,这时杰叔告诉他上午有人劫狱,关爽又开始为袁帅担心。薛立群为袁帅留下遗书,让他不要为自己的死伤心,希望他成为上海滩的怒火判官,破坏日本人的毒华计划,这让袁帅心中的抗日之心更加坚定。囡囡和邱湫在店里等袁帅的消息,同福进来告诉他们有一个人去劫狱,薛立群没有跑掉被打死的消息,这时袁帅告诉他们劫狱的人就是自己,生气的同福对袁帅大打出手,邱湫和囡囡也很是生气。关爽和袁也在同福的店门口碰面,她开枪打伤袁也,告诉袁帅关秉义已经醒了,让他别干傻事。黑藤觉得劫狱的人不是袁帅,而是共产党的特工,石原却觉得其中有些蹊跷,想要让袁也再找找线索。这边关爽来给袁帅送饭,希望他能振作起来。黄超的5家烟馆都被烧掉,现场只留下了判官的画像,给日本人造成了很大的损失,石原认为是新四军的报复,但却不明白现场为什么会留下判官图案。

第20集

袁帅将海河帮的旗子烧掉,袁也和他闹翻后挂起了海河商会的牌子,这让袁帅既无奈又心痛,他跌坐在地上,仿佛从来不认识自己的弟弟一样。袁也假借慈善的名义迷惑上海民众,海河商会受到了各界的承认,迅速发展壮大起来。袁也带着红豆糕来看望关秉义,想要和关爽握手言和,关爽虽然心里委屈,但碍于袁也的势力强大,不得不吃下年糕,但她也向袁也声明关家绝不染毒。袁帅担心日本人在家中埋伏,小心翼翼的回到家里,没想到囡囡在他家里等着,还为袁帅准备了晚饭。杰叔知道关爽心里委屈,劝关爽暂避海河帮锋芒,关爽却心中烦闷出去骑马散心。囡囡猜到薛立群为袁帅留下了重要的任务,担心袁帅遇到危险,打算搬到袁家来住,邱湫也跑来凑热闹,这时袁帅突然想起薛立群留给自己的马鞭丢在马会,赶忙返回马会寻找,恰好遇到了来骑马的关爽,两人无意中在马鞭中发现了日本毒华计划的副本。薛婉柠回到上海,她觉得是袁帅冒然劫狱害死了薛立群,袁帅有口莫辩,只能向薛婉柠道歉,他阻止薛婉柠去找日本人报仇的时候还被薛婉柠用刀子扎伤。

第21集

房东还要和薛婉柠争执,袁也的手下李阿斗带人来将房东带走,威胁她不能再欺负薛婉柠,房东害怕答应,薛婉柠却对袁帅和袁也的帮忙并不领情,希望袁帅兄弟两都离她远点。药剂师给袁帅寄来一封挂号信,让他把马票放到查理路1218号,袁帅到达查理路将马票放进1218邮箱,还在里面发现当年薛立群教他时用的书。薛婉柠想要重返学校读书,却被告知她已经不是学校的学生,这边同福和邱湫来接薛婉柠回家,问起她今后的打算,薛婉柠也很是迷茫。同福、邱湫和囡囡商量要把所有的钱都给薛婉柠,薛婉柠却决定自己养活自己,想要去给人拉琴谋生,还让囡囡给自己烫个卷发,囡囡无奈答应。袁帅再次收到药剂师的回信,他确认了药剂师共产党员的身份,将薛立群留下的毒华计划胶卷放进1218邮箱交给了药剂师。石原得知薛婉柠去为人拉琴谋生,暂时发下了对薛婉柠的怀疑,他知道薛立群有毒华计划的备份胶卷,担心会影响日本的毒华计划,通知袁也暂停销售和运输鸦片。关爽知道薛婉柠的学校不肯为她恢复学籍,为薛婉柠拿到了圣约翰小学的聘书,袁帅顿时高兴起来。

第22集

石原发现何光宗的尸体上有判官的印记,但他一时之间猜不出判官到底是谁,因为何光宗是出卖薛立群的罪魁祸首,他怀疑判官会将这个消息通知薛婉柠,安排大量人手监视在薛家周围。关爽将袁帅送到袁家门口,袁帅担心她发现屋里的囡囡不肯让她进屋,关爽却执意跑进袁家,囡囡故意穿着睡衣出来刺激关爽,还告诉关爽她专门为袁帅煮了一碗面。关爽果然吃醋离开。袁也被石原保释出狱,他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活到人尖上去,石原给袁也看何光宗的尸体,让他欺骗薛婉柠何光宗是被他所杀,希望他能监视薛婉柠和她身边的人,借机查出判官的身份,袁也担心自己失去薛婉柠不愿答应,但石原威胁他爱情和富贵只能拥有一个,最终他还是舍不得富贵答应石原。石原安排黑滕去欺负薛婉柠,再让袁也去英雄救美,袁也假意和日本人划清界限后带着薛婉柠离开,还带薛婉柠去看何光宗的尸体,欺骗薛婉柠何光宗是被自己所杀,薛婉柠果然中计,选择原谅袁也。囡囡为袁帅准备了早餐,同福和邱湫也来蹭饭,关爽拿来当天的报纸给袁帅,发现上面登着判官杀死叛徒何光宗的新闻。

第23集

石原扶植袁也成为上海禁烟局的高级督察,让他表面上禁毒实际垄断贩毒渠道,拥有官方身份的袁也做起事来更加有恃无恐。袁帅久久等不到药剂师的行动指示,代表关家跑去参加袁也主持的支持上海禁毒和专售仪式,他看出袁也的目的是想垄断毒品销售渠道,和袁也争吵起来,这时新四军派人来扰乱会场被袁也当场击毙,袁帅看出袁也已经无药可救,兄弟两真正反目。石原对新四军的消息来源表示怀疑,怀疑薛婉柠是新四军的卧底,安排袁也去调查薛婉柠。袁帅知道袁也已经成为彻头彻尾的汉奸,决定除掉袁也,这边新四军取消了和袁帅原来的联络点,安排药剂师专门和袁帅联系。一个自称是关爽舅舅的人来找关爽,还打伤了门口所有的守卫,关爽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想轰走他,没想到这个人却拿出关爽和关爽母亲的照片作为证据,关爽发现他真是自己的舅舅满辉煌。满辉煌见到姐夫关秉义,还和关爽说起自己要帮她守住家业,但当关爽问他的想法时,满辉煌却顾左右而言其他,将话题岔开。

第24集

日本人不但在上海贩毒,还开始在郊区种鸦片,关爽向袁帅提议烧几家烟馆,袁帅却觉得烧烟馆不如直接烧日本人加工鸦片的工厂。药剂师终于联络袁帅,还给他下达了静候的指令,袁帅向药剂师请求除掉袁也遭到拒绝,但药剂师允许他成立一支可靠的扫毒队伍。同福的理发店隔壁的胡老板将成衣店关掉开了三仙堂烟馆,还请囡囡给他理一个发讨个吉利,囡囡生气他开烟馆,将他的头发理的非常难看,两人厮打起来,囡囡无意中将一盆脏水泼到了一个进店的日本人身上。囡囡和邱湫将胡老板和日本人暴打一顿,被禁烟局的人抓了起来,袁也拒绝了袁帅保释他们的要求,要求袁帅到禁烟局做大队长才肯放人。薛婉柠也来保释囡囡和邱湫,袁也无奈只得放人,石原告诉袁也囡囡家旁边的烟馆是自己故意开的,目的是试探薛婉柠,吩咐袁也注意薛婉柠的琴声。关爽找到三仙堂的账目给袁帅,告诉袁帅三仙堂就是原来的弘善堂,袁帅告诉同福等人三仙堂是就石原所开,要宣判日本人的死刑。

第25集

鸦片加工厂的日本人被毒倒了,关爽驾着卡车带着怒火大队的人撞开了加工厂的大门。警惕性很高的石原让黑藤给加工厂打电话,听说电话没打通,马上亲自带人前往查看。袁帅发现电话听筒还在晃悠着,意识到还有活口。果然,有两三个没被毒死的日本人跟他们发生了枪战。其中一个被袁帅用飞刀扎死,另一个垂死的日本人,用双手紧抱住袁帅的双脚,拉响了手雷,幸亏袁帅反应快,及时跳下楼来,没有受伤。他们将炸药包拿进了加工厂全部点燃。李二斗找到袁也,袁也正在小柠家跟她说话。李二斗说局里的卡车丢了,还说石原让袁也赶紧去鸦片加工厂。袁也一听知道出了大事,急忙跟李二斗疯了似地赶去。 石原跟黑藤也在赶去的路上。袁帅和他的队员们已开着卡车返回,他们高兴地相互祝贺,可算是为薛叔报了仇,为中国人出了恶气。这时,发现日本人的车正在开来,车上满载荷枪实弹的士兵。袁帅他们忙将卡车里的汽油放掉,烧掉衣服,安全撤退。等袁也看到时,地上只剩下一堆衣服燃尽后的灰烬,和割了电线放了汽油的卡车。袁也分析这帮人应该是返回法租界了。

第26集

看到袁帅没有反应,听满辉煌说他昏过去了,黑藤还不放心,狠狠给了袁帅腹部一拳,袁帅没反应,袁也还在旁添油加醋地说,袁帅练过功,这一拳他扛得过去。黑藤干脆将一支木棒刺入袁帅左腿,血汩汩地流了出来,袁帅依然没有反应,黑藤这才死了心,跟袁也回去复命去了。石原找到一个当夜失踪的嫌疑人,搜查他的东西发现了张纸,上写来日方长,落款判官。袁帅伤得太重,关爽让杰叔将他送到囡囡的理发店,并设法寻找消炎药。邱鳅同福正在寻药,有个客人恰好就将药落到了同福车上,两人欣喜若狂地带着药赶了回去。为了讨得石原欢心,袁也带着李二斗,在日本人坟前鞠躬三个半小时谢罪,重获了石原重视。石原喜欢他的奴颜奴卑,更喜欢他的发誓:判官必死。石原依然怀疑袁帅他们,袁也也认为这事一定跟他们有关。石原让他尽快找到证据。石原还怀疑薛婉柠,袁也一听急了,再次重申这跟小柠没关系。黑藤虽然一直查不到薛婉柠什么疑点,但他转达了石原的一个死命令,让袁也设法住进薛婉柠的家。袁也在车里藏着,等在薛婉柠的家外。

第27集

袁也说女人无所谓好坏,就看给的诱惑够不够多。如果关家倒霉了,一根油条他就能诱惑关爽。听着袁也无耻的话,袁帅气得将拐杖摔了过去。袁也对小柠说他要去局里开个会,他走后,小柠急忙将看到的信息用乐音密码写到了乐谱上。她房间里的动静,一直有李二斗等人在监听。石原让袁也故意泄露给小柠看的鸦片运输路线,没有遭到破坏,袁也据此再次向石原证,小柠没有问题。石原也认为那一路运输路线是安全的了。当听到黑藤报告,新四军袭击了另一路的鸦片运输路线,石原琢磨着,看来得依靠关家帮会来帮忙运输鸦片了。袁帅接到了药剂师的最新命令,让他去码头,想办法化解日本人利用码头运输鸦片的危机。袁帅想起了薛立群生前对他的嘱咐,设法让工会管理码头和马会,这样,就可以脱离关家帮会。日本人让黄超出面,找杰叔谈运货的事。杰叔说关家十年前,就不做押送暗镖的生意了,他转身要走,袁也突然要求跟他玩三局骰子,如果杰叔赢了,他就不强求了,如果输了,杰叔就得在承运合同上签字。

第28集

为了让关家能暗镖免检运鸦片,黄超经袁也同意,给了满辉煌金条。签协议时,满辉煌补上了一条,货物里面绝对没有违禁物品的条款,然后用毛笔签了名。关爽想让杰叔同意成立工会,但杰叔还是希望靠帮会里的兄弟。关爽请杰叔先别表态,再好好想想。这时,有两人持枪进来,幸亏关爽警觉,杰叔是个老江湖,顺利识破并击毙了两人。这时,一辆车中有两挺机枪扫射进来,乱枪中杰叔中弹而亡。原来,前两人是袁也派的,后一组人则是石原派的。袁也原来并不知道石原瞒着他还有后手,知道后,感慨石原真的是太可怕了。关秉义听满辉煌说杰叔死了,撑着病体去凭吊。他将轮椅移近杰叔尸旁,后悔着没早点让阿杰和关爽去香港。关秉义拿起了手枪,让满辉煌召集人马,要去报仇。满辉煌劝他冷静。袁帅告诉关秉义,是日本人花田俊杀死的杰叔,花田俊杀死自己母亲的时候,被砍伤了一只耳,特征明显。看来日本人是不得到码头,不会罢休了。码头工会成立了,大家决定一条心保护码头,保护码头就是保护工人自己的利益。

第29集

关秉义经过码头保卫一事,知道了袁帅的能力。他现在病体不便,最得力的干将杰叔又不幸死去,除了关爽,能依靠的就是袁帅了。于是,他召集了帮会的兄弟们,告诉他们,将来马会和码头里的事,就都由袁帅负责了。关爽听见了父亲的安排,非常高兴。而满辉煌却生气地离开了关家。袁帅回到理发店,和朋友们聚餐。关爽追到店里来,大家才知道袁帅掌管了关家帮会。关爽让袁帅搬到关家去住,囡囡听了气愤地瞪大了眼睛。满辉煌在烟馆里抽着大烟,用针扎着袁帅的小布偶泄愤。袁也暗中观察着,不相信他这德行,怎么能是共产党?但他还是按石原说的,抓了满辉煌。因为石原怀疑满辉煌是共产党,怀疑袁帅是判官。李二斗登门到关家,让他们出钱赎满辉煌。关秉义得知满辉煌是抽鸦片被抓,坚决不赎。满辉煌只得把身上的宝贝都拿出来贿赂李二斗。石原得到汇报后,一刹间也怀疑是不是自己 的判断有误了,但他还是决定咬紧不放,循线索揪出判官。小柠收到自己人传的讯息,回家后按指令行事,故意电灯短路憋了保险丝,整个街巷停了电,然后迎同志进屋。

第30集

袁也跟花田俊通电话时,小柠用同志教的技术,窃听到了运输鸦片的路线。当袁也花田俊押送鸦片,运到南京站后,却出现了反对运送鸦片的学生队伍。花田俊用刀杀掉学生的镜头,被录了下来。消息传向了世界。恼羞成怒的石原,一个耳光扇过去,打在袁也和花田俊脸上,又对他们责骂了半天。然后出发亲自监视薛婉柠,等她离家后,带人进入房中进行查看,最后一无所获地离开。满辉煌的拘留期到了,关爽和袁帅去接他。他正要签字离开,发现了桌上的报纸,上面写着日本浪人枪杀清毒学生的报道。他没有签字,跟李二斗发生了冲突,再次延期被关。袁也和花田俊发着牢骚,正要一起去喝个酒解愁。黑藤通知花田哪儿也不能去,需要保护。关秉义听说满辉煌又被关了进去,直觉他是在躲什么。这话让袁帅奇怪。他跟关爽在外面吃饭时,看到有人用手掌朝向他,上写着字。袁帅依言去了卫生间,虽然没有看到人,却拿到了药剂现的新指示,除掉花田俊。

第31集

石原从京都回来,听黑藤汇报说上海一切正常,没有受到南京方面事件的影响。又听说袁帅跟关爽一行人去苏州旅游了,为了保险起见,袁也还派人跟随监视。石原放了心,让黑藤转告花田俊,保护期结束了。当晚,花田俊跟人正喝酒的时候,袁帅和关爽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尽管花田俊身手不错,但挡不住袁帅复仇的怒火,最终,花田俊身中数刀,倒地而亡。这时,黑藤来通知花田俊,发现花田俊已死,急忙追出去。袁帅关爽及时地逃入了租界内。黑藤向巡警房施压,申请进入租界搜索,洋人同意了。袁帅关爽听到日本人进入租界搜索的声音,袁帅急忙让关爽将相机藏起来,两人跳入井中躲避,用一根空心管子轮换着呼吸。黑藤查到这里,往井里连连射击了三分钟,见没有任何动静,将井绳割断扔下,这才离开。等他们走远了,袁帅才爬出井去,又将绳索丢下,将关爽吊上来。稍事休息,两人赶往苏州。袁也派的特务,带着日本人前去查房。囡囡邱鳅见事情紧急,一时又没有什么招儿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第32集

满辉煌延期羁押的时间到了,关秉义去接他,为他洗尘接风。但关秉义为解心疑,问了满辉煌几个问题,说担心他是共产党。满辉煌惊惊乍乍装傻卖疯地糊弄过去了。袁帅关爽他们回到了上海,满辉煌来接他们,车却开不进来,他满头大汗地进来通知关爽,他们只能先走到门口再坐车。这时,袁也居然也来了,原来他是来接南京方面来的专家熊静山和他的公子。两群人相互看了一眼,谁也没理谁。关爽的车开到半路没油了,三人只得走出车外想法儿。这时,袁也的车也由此经过。又一辆车开过,忽地一阵猛烈的枪声传来,袁也车的窗玻璃被打碎,那辆车上下来一人,要将熊静山和他公子带走。混战中,来人被击毙,又一个人刚将熊家父子带到另一辆车上,石原的车鬼一般地出现,他从车中一枪将这人击毙。原来,日本人和军统在争夺熊静山。袁帅关爽满辉煌因事发突然,都看得傻了。石原让熊静山来,是让他生产一种特制的卷烟,其实就是毒品烟,其味道和正常香烟没有区别,这种技术现在日本人还没有掌握,所以他们还需要留着熊静山,留着这个知道他们大量秘密的人。

第33集

袁也跟李二斗在楼外站着,等着小柠。他心里难受,于是让李二斗先在这儿盯着以防小柠吃亏,自己先离开了。小柠心情愉快地为熊公子拉着提琴,熊公子听得入了迷,忍不住弹奏起钢琴相应合。袁帅扮成黄包车夫, 拉着关爽,以袁也为线索,侦察熊静山的住处。一阵熟悉的琴声,袁帅听出来是小柠,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。小柠正好推窗向外望,看见了他。李二斗也看到了黄包车停下来,怀疑地过来想盘查。如果被他看到,计划肯定就败露了。这时,小柠忽然打破了窗玻璃,弄破了手,叫着李二斗,李二斗跑进了屋里察看,袁帅关爽这才趁机跑掉。熊静山的电话被监听了,他订两张去美国檀香山票的事,监听小组已知晓,要向袁也汇报。袁也出发前,向石原做了汇报。关爽观察到有车监听着熊静山,于是袁帅对车上的日本人下了手,然后又在熊静山接船务公司电话时,故意唱日文歌,提醒熊静山被日本人监听了。果然,熊静山一听急忙挂断了电话。袁也来到了监听车旁,为了蒙混过关,车内的关爽故意唱日文歌让袁也迷惑,然后袁帅用车门砸晕了袁也成功脱身。

第34集

石原问这种烟中国人能检查出来吗?熊静山说不好检查,第一我们用可卡因取代鸦片,上瘾速度快五十倍以上,第二,一般都是检查烟草,我们的可卡因,是在烟纸上。石原听了后对此十分满意。袁也向石原打报告要结婚,石原觉得袁也一定是嗅到了什么,让黑藤配合袁也演好这出戏。但当袁也向他的禁烟局直属上司请求结婚时,没有得到立即批准。熊晓鸥突然十分尽情地弹奏着钢琴,说自己感觉灵魂出窍了。小柠呆呆地看着他忘情的异常样子。他弹奏完毕,说抽只烟。还说这种新出的烟抽起来感觉更好。袁帅扮成个擦鞋匠,帽子压得低低地,遮着大半张脸。他在熊静山经过的路上唱着那首熊静山曾听到过的日文歌,果然,熊静山停下来。袁帅告诉他明天到教堂见面。石原向上级汇报,等香烟批量生产上去了,十五天内秘密处决熊静山。他交代袁也,这十五天内,好好看管着熊静山。熊静山去教堂前,袁也让李二斗先将教堂进行了清场。等熊静山进了忏悔室后,袁帅从藏身的柜子里现身,告诉了熊静山计划。

第35集

熊晓欧走出烟馆,小柠叫住了他。问他你现在舒服了,你玷污了你的母亲。如果你母亲知道你献给她的乐章,是在吸完大烟后写的,她一定不会高兴。说完转身走了。晓欧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。他本来并不想接受这个袁也派来的人,但听说她跟自己母亲一样是拉大提琴的,于是听小柠拉了一曲,然后两人的相处,就像是朋友一样。想到这儿,晓欧真的感觉到了羞愧。关爽给大家发了奖金,奖励大家在除奸过程中的辛苦。邱鳅对这样的奖励感觉很高兴,他和同福、囡囡都在幻想着用这笔钱,能做些什么,同福想给自己买个坐过的那种软皮沙发,再给自己的黄包车配个备胎;囡囡想用这笔钱将自己的理发店做得闻名上海。袁帅却突然给他们夺了过来,在夺的过程中,邱鳅兜里的东西掉了出来,关爽一看,明白了邱鳅他们,没有按照她交代的,将螺栓制造成疲劳折断的样子,而是锯断的。关爽心知坏了,石原一定会从这个漏洞察知真相。果然,袁也向石原汇报这件事的时候,石原告诉袁也,因为人为制造断裂的螺栓,和自然锈蚀造成断裂的螺栓,横切面是完全不同的。

第36集

袁帅和关爽正在试晚上酒会的服装,被满辉煌看到,他要求也去。袁帅同意了。临行前,袁帅接到了药剂师的电话,说必须在舞会上拦住熊静山,因为舞会一旦结束,石原就准备将熊氏父子俩用军舰送往日本。袁也带着小柠也来参加酒会,向她解释不想让她跟熊晓欧走太近,是因为他们父子已被日本人盯上。小柠说酒会结束后,她就会老家。关爽跟熊静山打招呼时,将一块手帕塞到他手里。熊静山心神领会地马上接住了。他到厕所里偷偷看了手帕里夹的今晚计划,并按计划,从垃圾箱里拿出了袁帅他们准备好的抗摔打的龟背服穿进里面。在小柠的提琴和晓欧的钢琴合奏中,众人衣香鬓影地或站或立地欣赏着。袁帅却悄悄对关爽说,好戏要开场了。石原带着黑藤等手下远远地监视着酒会。石原用望远镜观察着,听袁也派人汇报说熊静山一切正常,没跟任何人接触时,他说难道我多虑了。特务通知晓欧,说要登船了。袁也通知熊静山准备走了,熊静山再跳支曲子就走。跳舞的过程中,按事先商量好的安排,袁帅和关爽正在翩翩起舞,关爽突然一声尖叫,说熊静山摸她的屁股。

第37集

关秉义要去码头,石原一路跟着他。在码头上没发现什么,石原又让关秉义带他去马会。关爽利落地腾空了桌子,将袁帅挪到上面。然后亲自为他取子弹,这时,满辉煌来了,送来了消炎药。满辉煌向俩人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,说自己就是药剂师。满辉煌给关爽要了车钥匙,他得迅速处理掉改装车,以免石原发现,以后肆无忌惮地对付关家。来到马会后,石原要求关秉义带他去办公室。这时,租界巡警来了,说接到报警有匪徒闯进了关家。但日本人的气势压过了租界警察,石原仍然要求去搜查办公室,关秉义只好带他去了。满辉煌正在往车上浇汽油,被日本士兵发现,开枪射中了他。黑藤训斥了士兵,正要进去,发现大铁门从里面锁着,让人开车过来撞开,等撞开的时候,满辉煌已点燃车辆,与车一同爆炸了。   爆炸声传到关秉义办公室,石原因为发现袁帅的伤情,正表示对他的怀疑,听到爆炸声,听到车辆已毁,更坚信袁帅关爽有问题。他要带走关家三人。租界警察这时出面说,威廉探长要求务必带回关秉义,因为他已将自己身家的一半捐给租界警界,而且昨晚关秉义并没有在外滩

第38集

黑藤将烟馆和妓馆合并到一起,眼见烟鬼和嫖客的钱滚滚而来,难免得意。他对手下炫耀着这个生钱之道。喝了小酒的他,坐车回去的路上,哼着小曲。前排的司机突然说,你换个曲子行不行。黑藤感觉受到了冒犯,大声斥问你是谁?司机扭过头来,黑藤一看是袁帅,吓了一跳。但为时已晚,袁帅和关爽将他制服,并且告诉了他真相,他们都是新四军,袁帅就是判官。本来还抱着一线希望的黑藤,彻底绝望。昏过去的黑藤醒来,发现自己胸前挂着块牌子。正要动弹,忽然听到火车的鸣笛声近在耳畔,已经来不及了,火车隆隆地开动着向他轧了过来。袁也拾起了死去的黑藤胸前挂的那块牌子,上面写着:下一个就是你。石原根据用车作案的条件,推测跟关家有关。关秉义一个半残疾不可能,关爽也不可能完成所有这些事,顺藤摸瓜,那么,判官只能是袁帅了。他决定连夜去抓袁帅,但这时收到上司紧急命令,让马上返回东京。于是行前交代袁也,这几天务必盯好了袁帅。关爽为舅舅报仇的心愿已了。袁帅和关爽开始沉浸在离别的情绪中,他们尽力回避这个话题,两人在一起制造着欢笑。

第39集

关秉义说最后要跟石原赌一把,赌注是一张八十万的瑞士金票。石原说你赢了我也不会放了你。袁也在旁替石原着想,说关秉义赌了一辈子马,小心有诈,直接把钱票抢过来不就行了。关秉义愤怒地喝斥他日本人的狗!石原忽然笑了,说如果你赢了,就让袁也学几声狗叫怎么样?关秉义一听哈哈大笑,这个赌注他认同。关秉义和石原奔驰在赛马场。石原略为领先,关秉义拚死一搏,又加一生所为所长,很快超过石原。卑鄙的石原,竟拔出枪来,从后面射中关秉义,关秉义继续疾驰,石原又补上一枪,关秉义的马冲过终点,但人也倒在马背上死去。日本人走后,关爽和袁帅背走了关秉义的尸体。关爽为父亲披麻戴孝,她想为父亲买副棺材。可到哪里去弄副棺材呢?囡囡正在发愁,邱鳅拿出了他偷的鸦片卖了钱,这才有了买棺材的钱。组织上联系袁帅让他们撤退。袁帅说做儿女的得为老人养老送终。于是约定发了丧之后,晚上撤退。收到囡囡同福他们送来的棺材,关爽下跪感谢,并搂住囡囡为以前自己的任性道歉,两人对袁帅的爱,第一次没有竞争而是相互理解。

第40集

小柠不同意袁也通知囡囡同福来参加婚礼,她说三个人都是父亲收养的,家人都是日本人杀的,怎么能让他们来参加。袁也表面上说是为了让她高兴,但事实上,他是想通过婚礼,按石原的意思,抓住袁帅。看小柠执意不让通知囡囡他们,他跟石原更觉得他们三人可能知道袁帅在哪儿,所以,他干脆亲自到理发店通知。这桩婚事让囡囡同福他们都很不高兴。大家闷闷不乐无计可施。连做生意的劲头也提不起来了,这时,袁帅和关爽乔装走了进来。大家先没认出来,等发现是袁帅回来了,高兴地跳起来欢迎他。袁帅跟大家讲了救小柠走,大家同时撤离的计划。小柠偷听到袁也的话,猜袁帅此次回来可能跟鸦片档案有关,正琢磨着该往哪里去找。这时,袁也部下来了,让她确认明天接亲的路线。小柠的心已不在撤退上面,所以,她又对袁也说想穿婚纱,改变了原来进行中式婚礼的安排。袁也已成为上海滩炙手可热的人物,所以婚礼仪式盛大。为了营救小柠,观礼的群众中隐藏着很多新四军的人。袁帅关爽也乔装开车来了,当发现中式婚礼变成了西式,袁帅按动汽笛,发出了行动取消的信号。

第41集

石原赶到禁烟局档案室,消防队正在灭火。袁也也赶了过去。得知失火原因后,石原马上明白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急忙率人往回赶。袁帅和关爽已打开了保险柜,拍摄着档案。石原赶回后,命令搜查所有角落。袁帅和关爽还在拍着。等石原回来打开保险柜后,发现文件一点也没少,再次以为是自己多虑了。袁帅关爽回到根据地后,新药剂师认为价值很大,并且觉得毒华计划的档案,应该都藏在沪西钢铁厂。可钢铁厂那么大,找到不易,下一步应该从袁也那儿打开缺口。袁也的洞房没有成功,医生说他由于长期吸食鸦片,已患上性功能障碍。他将诊断报告让小柠看,说我只是想中兴家业,想让你过上最好的生活啊,我有错吗。小柠告诉他这都是鸦片害的,日本人在他们的国家,会随便卖鸦片吗?电话响了,袁也第一次没接日本人的电话。石原的人已控制了囡囡理发馆。囡囡等人正被剃刀搁脖上威胁。石原发现了邱鳅他们用鸦片换钱买棺材的事,让袁也审问出鸦片的来源。邱鳅最后说自己偷大烟是为了吸,石原让袁也将身上带的海洛因拿出来,让邱鳅吸。邱鳅吸了,石原这才相信,放了他们三个人。

第42集

袁也临死前留下了石原藏档案的地点,在钢厂的废弃烟囱里。袁帅决定前往执行任务,此行危险性极大,三条通道,都全程暴露在石原的枪口之下。袁帅化名赵长福进入钢厂,迅速联系到了指定的战俘。袁帅要帮助战俘们越狱,并借机得到档案。然而,石原对此重地,防范极严。他往钢厂运送了大量炸药,一旦有事,马上爆破,将这里夷为平地。关爽同福囡囡等人,在钢厂附近摆了个西瓜摊接应。他们很快就接到了通知,行动就要开始了。袁帅跟战俘们约好了以停电为信号,组织越狱。战俘故意弄伤了胳臂,到医疗室包扎,袁帅借机做了手脚 ,不一会儿,工厂停电。看守们发现赵长福不见了,石原下令搜遍每一个角落。当找到停电原因后,石原醒悟过来,这可能跟袁帅有关。他拿出了袁帅的照片,让看守辨认,确认了果然是袁帅。袁帅爬到烟囱里寻找着档案,遇到了成堆的炸药,他毫无惧色地拔掉了雷管,继续前行寻找。找到后,他一页页从容地用相机拍着。关爽他们和新四军的队伍冲进厂里支援,和往外越狱的战俘们里应外合,与守卫们交上了火。
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0 0
博评网